欢迎访问安徽省殡葬协会网站! 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协会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殡葬文化 > 生命文化
通联方式
生命文化
心理诊室的来访者
——焦虑的李东
发布时间:2015-05-05 09:37:35   浏览:1644

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5日在北京发布的《殡葬绿皮书: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2014~2015)》指出,殡葬职工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据了解,2014年,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课题组曾先后前往陕西、贵州、福建、广东、山东、北京等全国十个省份,21个市县殡仪服务机构,开展殡葬职工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共收回338份有效问卷,结合现场访谈资料对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殡葬职工的心理健康状况令人堪忧。

    调查显示,“心理健康状况良好”的比例为52.66%,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4.14%),“轻度心理问题”和“严重心理问题”比例分别为26.04%和21.30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3.59%、2.27%),且各项心理问题的“严重程度”检出率及总检出率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部分地区职工心理问题检出率甚至超过50% 。此外,一般人群中的个体遇到困境,首先进入“轻度心理问题”的范围,这些人会在自身调节和他人帮助下,逐渐恢复到正常心理状况,极少部分人会在“轻度心理问题”范围内停留较长时间,由于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而最终进入“严重心理问题”的范围。

    编者开设“心灵茶座”专栏,希望大家能借此专栏,纾解心绪,积极调节和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也欢迎读者们咨询提问。 

李东坐在我的对面,一脸局促的模样,他穿着板板整整的蓝色工服,裤子熨烫得一丝不苟,头发上打着一些发蜡或者摩丝,使得整个头发看起来十分服帖,但是由于他在沙发上总是左顾右盼坐立难安的模样,所以有那么一两缕悄悄地落了下来,搭在眉梢之上,他却并未发觉。李东的面色似乎并不是很好,带着一点蜡黄和青色,双眼并不是很有神,眼睛下有浓浓的黑眼圈,眼神闪烁着,却又同时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很明显,他是第一次来到心理诊疗室之中,且十分不适应自己作为“心理病人”的这个身份。

    我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他便紧紧地盯着我看。我向他笑笑,走向了他身边的另一张沙发,与他成90度的沙发,并拿起来沙发前的保温壶。

   “喝水?”

   “噢,好,谢谢!”他十分客气又带着一点不安地回答着。

    我给他倒了一杯温水,推到了他的面前。他伸手接了过去,右手轻轻摩挲着杯壁,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

   “李东?”

   “是。”他赶紧将手里的水杯放下,双手搭在双膝之时,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我又笑了笑,“不要紧张。你是第一次来诊疗室?”

   “是的。”

   “怎么会想起来到心理诊疗室来?”我试图缓和气氛,并了解他前来的目的。

   “我的朋友介绍我来这里的。因为我最近一直睡不好觉,而且⋯⋯”他顿了顿,“脾气也有些糟糕,并且还会觉得有人想要害我⋯⋯”

   “越是到了睡觉的时候,越是睡不着,越是想着我是不是会睡不着。”

    李东开始扭动着身体,他的双膝也逐渐分开不像最初的时候紧紧地靠拢在一起。我仔细地观察着李东的表情和神色,心中有了一点想法。但是却还是需要再仔细地鉴别和斟酌。

   “你现在看起来似乎在害怕什么啊。”

   “是的,我也不知道害怕什么。但就是害怕。成天想东想西,害怕会发生这个,害怕会发生那个。其实,真的发生了,根本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你能举个例子给我么?”

   “比如说吧。”李东稍微停顿了一下,思考了一会,“比如说,就是刚才。我一直坐在候诊室里⋯⋯”李东指了指隔壁,“就是隔壁那个屋子。我就担心,你是不是不会见我,会不会很讨厌我,会很莫名其妙地就担心会不会见到你。也不知道害怕什么。”

   “嗯,你在担心一些未来可能存在的想象。”

   “是啊。再比如说,如果有个人答应什么时候给我一样东西,我就会一直等。比如他答应下午3点给我东西,那么快到3点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着他给我。他如果给我了,我就会一下子轻松下来。如果他在那个时间不给我的话,我就会想是什么原因他不给我了,我如果拿不到这个东西或者办不成这个事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被扣奖金或者开除,如果开除了我该怎么生活。整个人就没有办法继续别的工作或者事情。然后我就可能会发脾气,很暴躁。”

   “嗯。”我将水杯向李东的方向推了一下,“是这样。那如果按照时间给你呢?”

   “那我就会很轻松,什么感觉都不会有。不过,过段时间,又会在别的事情上重复这些想法。有时候甚至会害怕到去撞墙,或者希望别人把我打晕。”李东抬起了水杯,喝了一点水,他的手有点颤抖。

    我沉吟了一下,问到:“一般来说,你一个周大概会像这样几次?”

   “我觉得无时无刻都是这样。”

   “无时无刻的意思是?”

   “反正很多次。”

   “很多次的概念是?三次,四次?或者更多?能给我具体的一个数字么?”

   “一个周至少有5、6次吧。”李东连抽了好几张抽纸,擦了擦头上冒出的汗水。

   “你觉得这种烦躁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我慢慢地取过李东放在面前的杯子,添了一点点的温水进去。

   “多久以前?我不记得了。”

   “那你平时都是什么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

   “大多数都是别人答应我要给我出活的时候。”

   “嗯⋯⋯你印象里最远一次让你出现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可以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么?”

    因为有人的倾听,李东逐渐安定了下来,慢慢地与我说起他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而后在他的对话中,我才逐渐了解到了李东的一些日常基本情况与工作状态。由于从事的职业的关系,李东的工作受制于他人,大多数他的工作都是要建立在其他同事完成的半成品之上,由于工作划分的原因,李东大多数是上半天继续完成同事前一天下午或者晚上完成的工作,而下午多是继续同事当天上午完成的工作。由于工厂只给予其半天的时间,因此李东的工作时间时常会受到来自同事的挤压,导致自己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单位要求的任务或工作量,并因此被扣发了好几次的奖金,甚至有一次单位还在全单位通报批评了李东。

    而李东,根据其口述和对其外表以及行为的观察,是一个个性严谨内向的人,其对自己要求严格,因此无法按时完成任务的焦虑以及单位对其简单粗暴的批评,导致李东出现了强烈的自责情绪,继而形成了焦虑症。

    经过评估之后,我得出了我的诊断结论,李东是属于典型的焦虑性神经症,简称焦虑症。这对我而言并非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案例,因此我打算对李东采取系统脱敏的治疗方法。

    系统脱敏法,顾名思义就是有步骤地解除来访者在情绪上的一些困扰或问题。它会根据来访者的情绪强弱划分出不同的等级,而后由弱至强一步一步缓解来访者的异常情绪,最终达到解除来访者特殊情绪的作用。而它正好可以运用于焦虑症、恐惧症和一部分的强迫症。

    由于系统脱敏法是一个连贯的、固定频率的治疗方法,我与李东约定了每周的复诊时间以及日常行为中的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便结束了今日最后一个诊疗对象。而经过了接下来几周的复诊之后,李东逐渐解除了自己的焦虑情绪,并拥有了面对和解决再次焦虑时如何解除焦虑情绪的技能。

    附言:

 

    焦虑症,又称焦虑性神经症,与抑郁症和强迫症并称为现代职场中的三大心理障碍,属于大多数人都可能会患有的心理问题。其主要症状有,无明确客观对象的紧张担心,坐立不安,还有植物神经症状(心悸、手抖、出汗、尿频等)。但如果焦虑严重程度与客观事实或处境明显不符,或持续时间过长,则需要考虑是否为病理性的焦虑。一般来说,只要焦虑症不演化成为慢性焦虑或与其他心理疾病并发的情况下都可以在短暂周期内被治愈,因此又被称为“心理感冒”。焦虑症大多数在近期都有激发的原因,需要寻找到促发焦虑症的主要原因,从而才可以缓解烦躁情绪,解决焦虑障碍。但是,并非所有的烦躁或紧张等症状都属于焦虑症,它同时还需要与抑郁症和恐惧症等进行鉴别。

便民服务
合作单位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濉溪路99号民政大厦409室
电话:0551-65606064 传真:0551-65606123 邮编:230041 QQ:1309420308 邮箱:ahbzxh@163.com(投稿)

备案号:皖ICP备10200663号